在那間美式餐廳上班大概一兩個月後

工作方面也有些上手了
對於外國客人的一些簡單問題
也稍微能做出點回答了
對一個17歲的小女孩來說
一切都是如此順遂
 
直到有一天 一位女常客來消費
她是一位年近60歲的文x英文老師
頂著一頭稀疏的頭髮
戴著一副老派的無框眼鏡
豐腴的身材 一個普通的中老年臺灣女性
有著多數臺灣女生擁有的特點-崇洋媚外。
 
她算是一位很有交際手腕的女強人
那天老闆特製了一杯飲料招待他們夫妻倆
詳細內容是什麼 我還真的不清楚
喔對了
那位女老師有個很奇怪的嗜好
就是每次看到我都會自動轉換成英文模式
 
在他們用完餐後
女老師走到櫃檯要結帳
但在看見帳單的同時
她一臉戲劇化地跟我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臺式英文
內容是什麼我真的不太清楚了
但依稀能猜到的是她覺得是我算錯錢
其中還夾帶著butter beer
我下意識的出了一句 " 什麼 butter beer? "
而她只是一副無奈並帶著鄙視的語氣
 
" 妳英文這麼爛 還敢來這丟台灣人的臉 "
 
在那之後
我下定決心要念好英文
每天帶著店裡會放的英文歌的歌詞去上班
也從那之後 我的手機就沒出現過中文歌了
不管英文有多爛 但也不能爛到被欺負
就這樣抱著老娘就是輸不起的心態
我決定要去念語言學校了!
 
後來我在那間餐廳待了一段時間後
已經可以說出一口破爛但還可以表達喜怒哀樂的英文
和我的堂妹兩人
找了代辦
買了機票
然後就出發到紐西蘭三個月
那年
我18歲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蔣愛琳 愛出國

蔣愛琳 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